Cynthia

心゜†邪照:

《Love is love》

DC去年出的悼念奥兰多同志酒吧枪击案的本子

【鸣谢一下汉化组!】


今天跟人聊到于是又翻出来看了一遍。

整本出现的人物包括:老爷、迪基、WW、七灯军团、哈利波特、钟叔、毒藤、午夜菠萝、卡拉。

WW:爱与和平的象征,提倡消弭分歧,平等友爱;

钟叔:点出枪支泛滥的危害(而且那之后钟叔在漫画里好像真的再也没有用枪?!);

哈利波特:校长邓布利多的演员据说曾被喷是同性恋,一度闹得沸沸扬扬;

七灯军团:呼应同性团体的标志:彩虹旗帜;

午夜菠萝:美漫中正式出柜的、官方强推的同性恋CP,深受群众爱戴;

卡拉:外星人,作为“异类”的代表以不同的视角看待我们的世界;

毒藤:算是哥谭唯一喜欢【阳光】的反派,并且拥有哥谭反派都有的特质:勇于直视自己的不同!毫不在意别人用看怪胎的眼神看自己。也算是呼应主题……


……

那么问题来了?

老爷,你来干嘛的?你为什么在这儿??

……

我造你是DC一哥,这种大事你不能不来,但是同样作为DC一哥的大超都没有来啊!!你来干嘛??你跟本期主题有啥相关的嘛【手动滑稽】??

而且你还带着迪基一起,迪基和本期主题有啥相关的嘛??


本来看到第一页老爷的台词:“今天我将挺身直立,今天我将直面他们的仇恨,我将一次又一次,为我的所爱战斗。”我想说我真的非常单纯地认为老爷这里所说的【所爱】是他坚持的正义,我灰常单纯地以为接下来老爷要去推理枪击案凶手之类的问题了。。

然而一翻页,老爷却是去偷窥同志团体大游行。。。还带着迪基。。。

还和迪基说:“他们和我·们没什么不同。”


不过说起来,老爷和迪基当年的确是因为社会舆论对同志群体的歧视,而被迫整改,不得不分开。。。。。。




说起来,又快到6月12日了。

为无辜死难者默哀。

心゜†邪照:

终于可以下载乐高蝙蝠侠资源啦~~~

截图党走起~~



好吧看到大家都在求资源。。。。

我是在这里下载的

直接用迅雷

http://www.ygdy8.com/html/gndy/dyzz/20170520/54038.html

勇者yuu:

day18

没啥东西……就想看这两对,球三真的又毒有好吃啊……

理查德不开心,托马斯默默跟着他
老爷心情不好,迪基就给老爷讲笑话(´°̥̥̥̥̥̥̥̥ω°̥̥̥̥̥̥̥̥`)

【JayDick】Struggle

KeLi擼嗷:

    在印象中,Dick向來是個能直白說愛的人,老是把自己的感情掛在嘴邊唯恐他人聽不見,對於家人、甚至女伴們也總是豪不吝嗇地重複著那句一旦過於氾濫就失了價值的字句,一個勁的把自己的胸腔剖開,向眾人展示那顆被愛意所充盈的心臟。也是因為這個緣故,Jason才會認為自己興許是被這人討厭了也說不定,不僅在對方給予家族成員們一人一個溫暖的懷抱時,他總是被落下的那個,連在單獨相處時Dick也不似往常的嘮叨,而是叫人意外地保持沉默。家族的黑羊,Jason自嘲地笑了,他忘了那隻蠢鳥是什麼時後不再一口一個親暱的小翅膀,反而陌生的跟旁人一樣喚自己的名,直到這刻才有些想念起對方特別黏人的那段時光。也許是看清了他的本質,又或者是出於其他的因素,但那與他何干,只不過會在與家具道晚安的瞬間有些後悔為何要從墳墓爬出來繼續受罪。久而久之Jason也習慣與那一家子的Wayne保持距離,在Tim發來訊息時無一例外的無視,只有在夜巡時老蝙蝠需要幫助時才勉強露個面。早年對Dick所抱持的那點情愫被不明的疏遠給沖淡,其實仔細一想,兩個男人本來就不太可能。


    Red Hood透過頭罩瞥向在身旁坐下的Nightwing,下意識的就想起身離開。見到對方就避開幾乎成了反射性的舉動之一,不料卻被一把拉回原處,還因重心不穩險些絆倒,姿勢狼狽地跌坐回Nightwing身側。他們有多久沒這樣肩並肩的坐在一塊了,Red Hood忍不住恍惚,視線透過頭罩端詳著對方被多米諾面具所掩蓋住的面容,即是被面具所遮蓋,他還是能想像出底下那雙眸子的色彩,藍的叫人神往。他甩甩腦袋,把那些無所謂的思緒趕出腦海,就這麼任由Nightwing握住自己的手,也不願意詢問來意,就這樣沉默地坐在原處。或許他錯了,那些悸動並沒有因時間的緣故而自行流逝,只是單純的被掩埋在深處罷了,垂下腦袋數著胸腔底下忍不住加快的心拍數,重新體認到自己心情後頓時覺得現在的氣氛根本尷尬得要人命。 


    「小翅膀,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去買個辣熱狗......還是法國麵包?」Red Hood聞言,萬萬也沒想到這會是彼此之間的開場白,也不得不說Nightwing總算沒辜負名為蠢鳥的暱稱。好笑的將頭罩摘下,Jason挑起眉頭給了一副你一定在開玩笑的表情,有些猶豫這個時段笑出聲是不是太不給對方面子。


    「現在?Dickie,現在可是半夜三點。」Jason完全搞不懂這人到底想做什麼,修補所謂的手足情誼?他想要的可不只是一聲兄弟。


    「還是你想去買杯熱可可然後去看日出之類的?」Dick摘下覆在雙目上的面具,眼底透著侷促又帶了不安地垂著頭,還帶著手套的右手像是為緩解緊張似的撓著腦袋。Jason盯著那張臉端詳了很久,遲遲等不到答案的Dick則疑惑的瞅了一眼,映入眼底的是對方勾著唇角的笑,他不明所以的摸了把略感發燙的耳稍,忍不住慶幸頭髮的長度能很好的遮掩住開始發紅的耳尖。


    「Dick,你到底想做什麼。不用白費力氣跟我玩那些兄友弟恭的遊戲。」


    「不,我不是--」


    「那你到底想幹嘛?」


    「我、我......我就想邀你去約會,可是我早上又沒辦法翹班。」Dick將紅透的臉埋進掌心,沒膽子在去看身旁那人的表情,天曉得平常做來十分順手的事怎麼放到了小翅膀身上就難如登天,此刻更恨不得直接從樓頂躍下逃避現實。


    「Dickie,我很懷疑你平常到底怎麼泡到妹子的。」Jason扶額大笑,這下前陣子的疏遠倒是有了合理的解釋,即使把對方比喻成情竇初開的小女孩似乎不太合適,但這的確是現下最適合的形容詞。也難怪他一見著自己就彆扭的想立刻轉身離開,原來遲鈍的並不是只有Dick一人。茅塞頓開的Jason心情大好的笑,留Dick一人滿臉茫然又揣揣不安地眨巴雙眼。


    「其實也不用泡,自然而然就......」


    「停,我不想聽你的羅曼史。」擺擺手,直接堵住了對方正準備憶當年的那張嘴。


    「所以?」Dick不禁疑惑的歪著腦袋,心底雖好奇卻又不敢抱有太多的期許,他家小翅膀的心思一向難以揣測,更不用說自己那種莫名能看破人心的能力似乎總在對方面前停擺。


    「走吧,回家去。」


    「咦?」


    「不然你還想怎樣,大半夜的穿著制服看電影嗎?」Jason起身後拍拍沾了塵土的衣褲並伸出手把呆愣在原地的人一把拉起,嘴角則勾著不明顯的弧度。眼見對方明顯還在消化過大的訊息量,他改牽為抱,直接攬住Dick的腰吻上那張因發楞而微微開闔的嘴,閒著的那手還惡意的掐了下那顆翹臀,手感一如想像中的好。還未進入狀況的Dick則忘了在吻中用鼻子呼吸,不過片刻就氣喘吁吁地推開Jason,緩過勁後再次吻了吻對方的唇,連眉梢都帶著欣喜。


    「喂,再親下去我就在這辦了你。」略為蒼白的威嚇著並拍拍手掌下的屁股,他可沒有要在屋頂上耗一整晚的意思。


    「嘿--最喜歡小翅膀了,我愛你!」


    「知道了知道了,果然是蠢鳥。」嘴上沒好氣地嫌棄,Jason眼底卻透著無奈與笑意。


 _____


    「所以你怎麼突然開竅了要來約我?」


    「Timbo跟我說的,不然我原本過幾天要直接闖進安全屋的。」


    「......其實你的計畫也算不錯。」


    「原來小翅膀喜歡玩這種的?」


    「算了,我的錯,你還是別鬧騰了。」


    「為什麼--」


    「沒為什麼,蠢Dickie。」

[Jaydick] Dear God

格雷森的房间里挤满了鸟崽:

其实就是想看蝙蝠一家子黑帮。有作为Batman和早期迪斯科夜翼的设定,但不算是义警,算是地盘老大哥巡查(?)老蝙蝠是整个哥谭的老大哥,反正都是他的()桶是被收养然后被joker那什么你知道,然后又回来发展地盘那种,然后翅哥是因为桶的事情决心离开黑帮,然后成神父搞独立,结果在桶回来后还是不可避免参与其中。


这篇只有Jay和迪基鸟。


CP:Jaydick
分级:PG
概述:黑帮的火拼之后Jason非常需要治疗,那之前他更需要心灵上得到安慰。


————————————————————————————————


“上帝帮助自助者……”


杰森站在教堂门口,他偶然听见一个声音,这迫使他停了下来。


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因为在他听来那声音虔诚而真挚,在黄昏时节教徒真诚的祈祷和洒满霞光的地板让整个空间变得空透圣洁。
然而去他的,他于此无关。他此时此刻是整个教堂里与虔诚这个概念离得最远的那个——他外套下的衬衫浸满了血,当然大部分都不是其他人的,哦这得感谢那只控制狂的老蝙蝠和他心地善良的养子的说教。尽管他如此收敛但是仍然,他看起来就像是个理应被审讯的异教徒,被诅咒之人,本不该于世的魔鬼。


杰森向上看了看,教堂五彩的穹顶逆着霞光看起来美妙无比,仿佛有天使的身影,又仿佛有圣洁的圣歌飘荡在其中,哦等等又或许他真的失血过多了。杰森感到一阵目眩,然后他移开了视线,低垂下头深吸了口气,他想,此时此刻的他本正该绕过教堂,然后一边咒骂着一边挪到后面那个安全屋里好好的给那个见鬼的伤口包扎。可是某种不知名的想法,而且还是一种在他看来是莫名其妙,而且疯狂的想法、促使着他停下了脚步。


他看向教堂的后面,然后又忍不住转回头看向神父。然后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然后,好吧。


杰森忍不住一边叹气一边慢慢挪着步子走进教堂。说真的,他的确不想被人看见刚刚参与完一场交易火拼的黑帮可怜兮兮的走进教堂的样子,但是……哦等等,他看见有个虔诚的老太太惊讶的捂着嘴划十字架了,哦不他不是来干那些坏事的,而且老天啊看在红头罩的名义上,别用那种眼神看他,不,他不是死前突然悔悟,操。


杰森有些恼怒的继续走向教堂前边。他不是那么愿意承认,但这确确实实是一种对光明,温暖和某种光芒的向往,纵使他不是一个信神者,甚至可以说差之千里,但他却依旧希望能从那获得些许慰藉。


然后杰森四处环顾着,在眼前开始出现虚影前挑了个位置。他努力放缓呼吸,然后拖着脚步的走到一名虔诚的圣徒身后的位置上坐下。
杰森歪斜着身体靠在红木的椅子上,这动作的好处就在于让他在减缓疼痛之余还能足以听清在男子前面,神父对男子的祷告的回应。


神父的声音平静,充满了信仰,尽管这种不知名的东西并没有使杰森有所好转,可是他却发自内心的感到了安心。
这种安心以及身上的伤痛令他开始想念啤酒和热狗的味道 还有记忆里韦恩大宅圣诞节炉火的味道,还有雪茄、那种浓郁醇厚的烟草苦涩的味道。如果现在他能来一根,他保证,他可以比现在好很多。


当然,或者是另一种味道也能抚慰他。
另一种属于这里的味道,那个人的。


“……上帝保佑你。”


杰森抬着头,目光跟随着神父,那个刚刚才出现在他所有幻想里的神父。不仅年轻英俊,而且全身上下散发着吸引人的张扬气息,他站在祷告的男子面前,温和平静的说些什么。
说实话在回来后杰森一度怀疑过这个职业对于迪克来说的可行性,他一直觉得神父太禁欲了一点都不像迪基鸟。


或许领子高高耸着的迪斯科夜行服都更好一点。杰森想。


他直白的,毫不犹疑的看向神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直到他差不多快忘了他究竟为什么来到这里。
想起来的什么让他几近是强硬的坐直起来,杰森装作漫不经心的拢起了西装外套,然后小心仔细地把衬衫上的血迹往里藏起,再摆出他一向习惯的那种笑脸,好整以暇的笑着,然后看着祈祷的男子离开教堂,心满意足的想着这个黄昏后的教堂里终于只剩下他和他的神父。


透过教堂彩绘玻璃的光线柔和纯净,照在红木椅子上的光路里有微尘在旋转起舞。


杰森开始感到天旋地转的目眩和倦意,可是与此同时他又忍不住的咧嘴笑开,满意的看着神父将目光投在他身上,皱着眉,向他走来。
哈,迪基鸟又得说教了。


“哇哦,迪基鸟你看起来很不高兴。”


“……先别说其他的。杰你又惹什么事了?”


迪克专注的看着他,然后向他走来的过程中解开了扣子,顺势把里面的衬衫袖子给卷了上去,露出线条迷人的手臂。
而这一切都好看得要命,大概,这是这个职业唯一的好处,迪克这一身好看极了,比他任何一件审美糟糕至极的衣服都棒。杰森想,或许他该庆幸来到这个教堂里的家伙除了他以外,都是来找上帝的。不过杰森又想,如果现在可以的话,他应该拉过迪克然后在教堂里,在上帝面前狠狠的上他。
但他现在力气流逝得比什么都快,因此他只能遗憾的想象着,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用眼睛上上下下,慢条斯理的扫过迪克全身,目光在下半身稍作停留后,最后定格在脸上。他观察着年轻神父的所有细微的表情,包括很想让人替他揉开的眉间,还有眼角那要命的曲度。


“杰,之前的时候罗伊紧急联系过我,怎么了?”


“……多事的家伙。”杰森仰起头,他终于听见自己话语里抽气的嘶嘶的声音,于是他啧了几声,放弃了那种对上达米安时候的幼稚鬼的想法,坦白而直接地点了点腰侧,“这里。”


“你都没看见他和科丽着急的样子。”


杰森挑了挑眉,他不得不说,他很享受迪克在操心他,或者他身边的那些家伙的时候的样子——眉间会微微簇着,微微眯着眼睛打量,眼睛里流转着许许多多细碎的光芒。
杰森忍不住心满意足的想,他真的是爱死大蓝鸟这个样子了。
他微笑着,看着迪克表情逐渐变得柔软。迪克轻叹口气,走到他面前,蹲下并小心拉开他的外套。接着迪克倒吸了口气,然后轻声嘀咕,“上帝保佑……”


迪克的声音里面有焦虑紧张所交织的情绪,这让杰森不自觉的抚上了对方的头发,柔软的发丝从他的指尖穿过。
他想,这大概是上帝,也就是那个唯一能在他的神父的深爱名单上能超过他的那个家伙,所赐予他从他那里所能获得最温柔的慰藉。
这个动作令迪克抬头看向他。
杰森看向那双蓝的干净透明的眼睛,那双总是因信仰而显得平静,发着光的眼睛,那里面现在只有他一个人。


于是他伸手,温柔抚摸着迪克的脸,然后忍痛俯下身,嘴唇来到他的颈旁轻轻磨蹭。


“我没事。”他低语道。


他在迪克脖子上印下发烫的印记,然后继续沿着脖颈向上磨蹭,直到含上柔软的耳垂后才不舍的离开。
他此时此刻热切的希望他能在迪克柔软的耳骨、还有那吸引人的嘴唇上绵长的亲吻,可是他没法那么做,他疲倦得只想闭上眼然后好好的睡上几天几夜。于是他顿了顿,然后隐忍而饱含深情的对上了迪克的目光,在那里面有光芒在流转。尽管他曾经觉得深情的看着某一个人是种令人恶心的做法,可此时他无心思考那么多,而且他沉迷于此。
杰森继续看着迪克,他觉得迪克好像在说着什么,但他感到了一阵糟糕而且恶心的眩晕,这让他什么都没能听进去。


“嘿,嘿,迪基鸟,没事……”他把食指按在迪克的唇上,然后晃了晃头,天地开始搅在一起,他希望迪克能安静一点点,当然,他才不在乎迪克会不会因为他随便在这里昏过去而责备他,他现在有些累了。
然后他安心地闭上了眼,抵上迪克的额头,然后低沉的喃喃,“我没事,感谢上帝……”


感谢上帝,我还能见到你。


END


——————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by.二七。

时空巫女142

misaliview:

阴谋
=======================================================================
夜翼蹲在屋顶的檐廊上,看着下面这条小巷聚集的人群,几个他熟悉的面孔,几个他不熟悉的。或许是为了某批货,但是今天这不是他的目标,他的目标是斜对面那间装修豪华的房间,最近“大胖头”需要收购的一片外号叫“窖”的贫民区,只是这次“大胖头”的收购并不顺利,窖是个很奇怪的地方虽然人口不多大部分都集中在西北边,占地面积在布鲁德海文却绝对不算小,因为它的面积里有山区还有河流,但这里却和其他地方的贫民窟有个本质的区别,那就是外来人口所占的比例出奇的少。这里据说是早期政府改变对印第安姿态时,为了做出相应姿态而划分给一些不愿意在回去过部落生活的印第安人的土地,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里的人到底有多少还是印第安人不得而知,但毫无疑问窖和其他地方最大区别就是这里的房屋全部都是私有财产,“大胖头”的收购计划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抵制,毕竟他们和那些毫无反抗能力的租客不同。
以夜翼对“大胖头”的了解,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他才会在这里监视...因为他收到消息,今天“大胖头”似乎是约了某个在黑道里名气很大的刺客在这里见面......
天空中的云层开始聚集,阵风时不时的刮过,令夜翼感到了寒冷,但他依然安静的蹲在檐廊上,藏蓝色的制服很好的令他融入了昏暗的环境中,他略微抽动的了下鼻子,嗅着空气中逐渐增加的水汽:
“...看样子有一场降雨了...”
只是一场降雨而已,并未打乱夜翼的计划,他的制服的材质,虽然不及蝙蝠侠的那套材质,但是无论是耐热性、保温性还是防水性能都非常的好,只是一场布鲁德海文平凡的春季降雨而已,不足以打乱他的计划....
那扇豪华的房间里终于有了些许动静,一个女人先走了进来,然后熟练的将所有的窗帘完全拉上。
夜翼丝毫不感到奇怪,于是他摁响了耳朵里的接收器,接收器发出了一阵的电流声之后,很快就传来了脚步声,一只脚落地声音略重,笨重的声音间隔都说明这个脚步声的主人是一个笨重的胖子,而且还有一只腿有点毛病,但夜翼比谁都清楚那看起来笨重的外表下,一旦动起手来就会变得有多么难搞...
一阵座椅与地板摩擦的声音响起之后,又传来一阵脚步声,脚步声很轻,落地时却一点没有任何移动,这说明这个人是个高手,而且这脚步声的频率.............................
“还真是符合你的嗜好的房间”
一点都没有意外,丧钟的声音从窃听器里传了出来令夜翼紧紧皱起了眉毛。
“...你会来找我谈判,我也感到很奇怪”
大胖头的声音紧随其后的从窃听器里传了出来。而这也是夜翼感到奇怪的,以丧钟的性格应该不会去接这种活才对,大胖头既不可能开出他的价码才对,聘请丧钟的都是一些政客为了消灭自己的对手而不惜血本,或者是一些不干净的商人想要毁灭证据什么的.....这个收购虽然可以给大胖头带来巨大的利润,但是所带来的的利润还应该达不到需要雇佣丧钟的程度才对,更何况...从刚才的对话来看,似乎是丧钟找上大胖头的?
“你不需要知道理由,你只需要知道,这一次我免费帮你出掉那些碍事的,但是事成之后,我要靠东南角的那一片面积的土地...”
“...那片地可是带着一个小港口呢...”
“我知道”
“我没道理给你那么大的一片好处”
“据我所知,你要的不过是那片土地靠东和北的地区而已,如果硬要说的话,也最多是西北那片弯道上的那个大码头才是你的目标之一”
通讯器里传来很长的沉默声,久的夜翼差一点就以为是不是被发现了,就在夜翼思考着是不是要下去靠近窗户偷听比较好的时候,通讯器里又传来声音。
“...你知道的有点多啊....”
“我对你要干嘛没兴趣,所以你也别问我的事情,我免费帮你处理掉麻烦,然后我只需要那片地而已....”
“.,.....成交....”
最终大胖头同意的话结束了这场交易。夜翼能清楚的听到丧钟走掉的脚步声和大胖头不甘心来回踱步的声音...
夜翼无视雨水将他的头发洗刷成了条状之后,顺着他的制服的肌肉纹路往下流淌,急忙接通了芭芭拉的信号:
“芭芭拉,帮我查一下窖这篇地区的地质构造和环境状况..”

Too_ko:

鸟妈妈dickybird。画完这张我的电脑就进水了。估计扫图得等一段时间了